您的位置:首页  »  不伦恋情  »  熟母丝袜绿
熟母丝袜绿

01丝袜诱惑
初一学生,曹千里,天生粗长鸡巴,发育早。 从小就和诸多熟妇有了交集。
在成长中,不断的经过自己的老妈各个姨、姑、表姐等被人操,同时,自己也想
法操了她们,还操了那些操了她们的男人的老婆,还操了诸多的老师等各式熟女。
有勾引,有强姦,有迷奸。

本故事中涉及的3P,多数为老头和男主。

百家熟妇人物关係谱曹千里:本书主人公,因鸡巴大,属于能操之人,外号
曹操花玲玲:曹千里的母亲,职业商场售货员,负责化妆品专柜花平平:曹千里
的三姨,自由职业,卖衣服花丹丹:曹千里的四姨,酒店前台王玉杰:我的同学,
玩伴,死党赵小丽:王玉杰的母亲,我「肏」的第一个熟女宋甯甯:远房表妹周
香兰:宋甯甯的母亲,熟女,和三姨一起卖衣服初中校长:蒋半秃初中教研室主
任:柳青青,女,熟女,蒋半秃的情人班主任钱玉玲:48岁,素妆,严厉,矮胖,
圆脸,短髮,迷着的小眼一看就很有神,全校最严厉的女班主任,也是全县十大
优秀教师中唯一的女老师,人称「女阎王」,教数学。 白天因为她穿着长裤,脚
上是一双肉色丝袜,但是呢,没看到袜子筒口,不知是不是长筒的。

语文老师孙豔豔:42岁,矮、丰满,眼睫毛长,喜欢咬着牙抿着嘴笑。 离婚
独居。

政治老师李芳兰:36岁,高,壮,找马尾辫,两只眼睛中闪着质扑,讲课时
喜欢从事实故事入手,将複杂难懂的政治理论化解为简单的日常道理。

体育老师吴晓燕:32岁,大高个,腿长,擅长打篮球,家境好,眼界高,未
婚。 追求的人很多,其中最猛的是初中的地理老师。

西邻之子:曹光明西邻之母:郑霞霞王玉娟:东邻,熟妇,刚生完孩子,哺
育期老太婆:王玉娟的婆婆,文中用老太婆称呼冯香莲:村子医生儿媳,孕妇。

陈三丫:村医母亲,五十的老妇。

褚英君:公共浴池老头儿媳,公务员,税务员卫如洁:公共浴池老头女儿,
护士黄雀:曹千里所在村子的邻村大队书记蒋若萍:体育老师吴晓燕的老师,初
中校长蒋半秃的妹妹,是县教育局局长的老婆,城阳二中高中部特级数学老师。

沈玉莲:吴晓燕闺蜜,一个瑜珈馆老闆韩琳琳:乌龟同学的母亲杨甯甯:非
家族被操丝女的姓氏按百家姓排列,不重複。

非长期连续出现人物:以职业或特殊或外号称呼,不起名字,以便于记忆。
「接上文」

我家住在一个县城,下面的镇子里,房子是平房,四间,老爸老妈住在东边
两间通在一起的屋,分别有一张床和一铺炕。 我住在最西边,靠近院门的那间屋,
自己一间屋。 这就方便了我晚上自己胡思乱想,有时我也悄悄出去在村子里或村
子外及县区里瞎逛蕩。 更多的时候,是有一阵子我迷上了练气功,经常半夜爬起
来练气功。

我叫曹千里(即肏千里的谐音),外号曹操,今年上初一,身体长的很匀称,
喜欢上墙爬屋设皮捣蛋,因为聪明学习好,儘管我的破坏力很大,老师和家长大
人们却总是对我的恶行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我是痛苦的,我从小就因为鸡巴又粗又长,龟头大而经常受到大人和小孩子,
男的和女人的戏弄,女人们对的戏弄,则是一个喜欢我的嬉戏,她们在拨弄我的
鸡巴时,是一种喜欢的拨弄,是一种温柔的拨弄。

而男人们对我的戏弄,却是一种嫉妒的吃醋的戏弄,他们在拨弄我的鸡巴时,
充满了恶意,手上用的力气也大,我常常感觉到疼痛。 特别是他们在女人面前欺
负玩玩弄我的鸡巴时。

我是幸福的,因为我的鸡巴又粗又长,龟头又大,很多女人都喜欢我,我也
不知道是什幺原因。

我最幸福的事,哦,不能说「最」,是因为随着我的人生的成长,还会遇到
更多的幸福或者幸福又性福的事。

当我回忆起那天的事时,仍是激情澎湃,虽然这件事超过了伦理,而当时也
是天真无邪,没考虑什幺伦理,现在想想仍是享受。 我想,大概没有没个人在很
小时就有这种享受吧。

我的母亲花玲玲兄弟姐妹5 个,老大是哥,另四个都是女的。 我妈是女老二。
我的这些舅和姨的名字以后再说。 当然,我爸爸兄弟三个。

那年夏天,我的姥姥过六十岁生日,全家自是很高兴,六十大寿可是人生的
一个非常重要的生日。

那天,天很热,全家都到了姥姥家。

大舅家有三个孩子,大儿子已婚,有一小孩。 大女儿上高中,二女儿上初。

那时三姨刚结婚还没有孩子。 四姨三十多了,因为眼光高,尚未出嫁。

中午吃饭时,做好了饭后,男人们一桌,女人们一桌,孩子们一桌,我呢,
不屑于和小孩子们一起,就和女人们一桌。

男人们的一桌,是在堂屋的大方桌上吃的,都吆三喝四大吃大喝的。 女人们
则是在炕上,盘着腿,中间是一张长形矮脚木桌,我因为调皮捣蛋,就站在地上,
太好了,我发现了美妙的地方。 哈哈。

我看到女人们,七个女人,下身都是穿着裙子,长的、短的、肥的、瘦的、
白的、红的、绿的、黑的,而且都穿着袜子,我是头一次发现女人穿着袜子会这
幺美,特别是四姨穿着短裙,盘着腿。 四姨是长辈们中最漂亮的一个,身材又好,
所以眼光高成了大龄剩女。

四姨是标準的鹅卵石脸型,长长的头髮,梳成一个美人髻盘在头上。 她身上
穿了一件淡黄色的苏绣衬衣,丰满的乳峰鼓鼓蕩蕩,里面的半罩杯乳罩清晰可见,
略显丰满的腰肢充满了肉感,却并没有什幺赘肉,反而更加诱人。 因为四姨是盘
着腿的,而她的半裙的布料是那咱硬质布料,所以两条大腿分开把裙摆给撑开了,
白色的半裙下淡红色的短裤也隐隐可见,短裙下面是一双穿着肉色丝袜的修长白
皙的双腿,两只小巧的丝足。

而我顺着四姨那因盘腿而挤压在一起大两条腿往上看去,却发现这袜子好长
啊,慢慢到了大腿跟,咦? 大腿跟深处还有,我又看到了四姨的裤裆,那里黑乎
乎的并看不清,不过,我有种直觉,那丝袜到了她的裆部还要往上,这是我头一
次对女人的东西,对女人的丝袜产生了兴趣。

因为是坐在炕上,有点热,那两只玲珑玉足,让炕给烙的不时的活动着,十
根玉趾不时的不规则的跳动着,让我感到一股莫名的冲动从小腹扩散,竟然有了
股尿感,我就去了院子里的卫生间,却发现鸡巴有点硬着,费了好大一阵才尿出
来,我还以为是病了呢。

热闹了一中午加一晚上后,到了十点多,终于要休息了。 可是,人多啊,屋
少啊。 就这幺安排的:我姥爷姥姥到表哥家睡去了,其他人睡在大舅家,一共两
间屋,男人们睡一间屋,是一间小炕;舅妈、大姨、我妈、三姨、四姨、大表姐、
二表姐睡一间屋,是一铺大炕。 我嘛,当然是和男人们睡在一起了。

可是,不大一会我就被踢起了两次,再加上浓浓的烟味、酒味及呼噜声,我
实在是睡不着了,就把我爸爸叫了起来。

我爸爸就送我到女人们的房间,我还记得,他把送我进去时,扭过头,没往
里看,是我妈接的我。 可惜了,如果他往里看一眼的话,会看到满屋春光,七个
女人都是全裸,天太热了。 七个人的顺序依次是舅妈、大姨、母亲、三姨、四姨、
大表姐、二表姐。 我上了炕,挤在了我妈和三姨间。 老爸应该知道会是这样的,
所以不往里看的。 当然,当时我不明白。

舅妈道:「千里,你舅舅那边宽敞,还有风扇,怎幺要到这里来呀? 」其实,
她是知道我过去的原因的,故意逗我。

我:「我想摸着我妈的奶子睡觉。 」这才是我真正想过来的原因。

舅妈又笑着说:「你妈的奶子有什幺好的? 你看看有舅妈的奶子大吗? 」

我看了看自己的母亲的奶子,又看了看舅妈的奶子,确实比自己母亲的大。
就伸手去够我舅妈的奶子:「我也想摸。 」女人们此时都醒了,听见我的话,都
笑了。

我就跨过自己母亲和大姨的身体,趴到舅妈身上,一手摸着一个奶子,端详
着,大、扁,有点下垂,乳头发紫。 我一边搓着奶子,一边低头亲着乳头,亲完
一个乳头又吸另一个。

「哈哈...... 哈哈......」所有的女人又都笑了。

这时,舅妈把我的一只手放到了大姨的奶子上,大姨笑着搂着我,我又趴在
她身上亲了一会。

「哎哟,亲的还挺熟练的。 」大姨笑道,又悄悄在我耳边说句句什幺。

「好。 」我坐起来,往回撤。

「怎幺不亲了? 」三姨问。

「我要亲亲你的奶子,你们每个人的我都要亲亲。 」说着,又来到三姨身上。

三姨的奶子饱实圆润,乳头极是敏感,我的舌头刚舔上去,她就叫了出来,
俨然是性交前戏时的呻吟。 女人们又笑了起来。

「好了,去亲你四姨的吧。 」三姨红着脸,在我亲完两个奶子后把我推到了
四姨身上。

四姨的奶子雪白雪白的,乳头呈粉红色,微微竖立。 我也不知道哪里来的想
法,双手分别用两个指头捏住四姨的乳头,轻轻一拉。

「啊,你这坏孩子。 」四姨在我的屁股上打了一巴掌,其实,这还是她的奶
子第一次让一个男性,儘管我还是个五岁的孩子摸。 我挨了一巴掌后,老实的,
乖乖的亲玩了四姨的奶子,不到二分钟就让四姨推到了大表姐身上。

「你亲了那幺多了,就不用亲我的了。 」大表姐一手横在胸前挡着两个奶子,
不让我过去。 大表姐的脸通红通红的,喘着粗气。

「好了,千里,你姐的就不要摸了。 」母亲和三姨觉着不大好,毕竟表姐和
他们比起来还只是下一辈呢。

「不嘛,我要嘛。 」我要哭。

「那好,就一下啊。 」大表姐犹豫了下。

我匆匆趴上去,两个乳头各咬着吞咽了几口,然后又趴到了二姐身上,此时,
二姐的乳头刚刚发育,不大好玩,就结束了吻乳之行。

多年过去了,我已记不清每个人的奶子样了,能记住的只有三姨的那声呻吟
和大表姐那秕秕的小粉色乳头。

小时的记忆总是是片断的,这件事我忘了是我几岁时,应该很小,没有上学,
而且在此后,就没有与这件事相关的记忆了。 此后不久,我就上学了,生活变得
有规律了,更主要的事是上学了。 上学了,接触的女人更多了,因为我是肏千里,
曹操,所以我的生活更加丰富了。

因为当时还小,其实有一个更加关键的问题,就是我们当时都光着,我忘了
我鸡巴的反应,也忘了她们的反应。